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母亲的秘密_高清图集_新浪网

发布时间:2018-11-24 11:55:38 编辑: 浏览次数: 打印此文

  留给苏世凤的日子不多了。患白血病的她,身体一天天虚弱下去,她准备向14岁的女儿公开一个秘密:她不是她的亲生女儿。这个秘密,她已经守了14年,她不想再对女儿隐瞒真相,不想让病重的自己继续拖累女儿。摄影:王伟

  苏世凤1968年出生于安徽安庆,1997年,在她结婚后第二年,丈夫就被确诊为肝癌晚期,于2000年离开人世,将照顾老人的重担留给了她。为了挣钱,她到安庆城区打工,干不了重活,就做油漆工,虽然她知道长期从事这种工作,可能给身体带来潜在危害。

  苏世凤将养女抱在怀里,如同14年前,将她抱养来时一样轻柔。2001年,苏世凤的邻居因难产去世,留下了襁褓中的女婴。女婴的生父瘫痪在床无力照顾,善良的苏世凤不忍心女婴无人照顾,便不顾家人反对收养了她,给她取名“念念”。从那以后,她带着念念辗转在各个工地。

  2011年开始,43岁的苏世凤觉得体力越来越差,在一次突然昏倒后,检查的结果让人难以接受,她不仅患有白血病,且血型为Rh阴性血,俗称“熊猫血”。四年的治疗不仅耗尽了她家的积蓄,也掏空了她的身体,她的体重从140斤下降到只剩70多斤的“皮包骨头”。

  自觉时日无多的苏世凤,把一直瞒着念念的秘密告诉了她:“你是抱养来的。”念念一下子难以接受这个真相,只要听到别人提及她的身世,就会闹起情绪:“我的妈妈怎么就不是我的妈妈了?”

  平静下来之后,念念下定决心,她要照顾这位抚养了她14年的“母亲”,一直到她去世。无论走到哪,念念都穿着一个病友送给她的拖鞋,而把自己的帆布鞋放在病床旁边。“因为要到处跑路,不想把好鞋子磨坏了。”

  一张医院的催款账单安静的躺在病床旁的柜子里。2015年3月,念念和虚弱的苏世凤,带着她们仅有的5000元钱从安庆来到合肥检查治疗,得知除了骨髓移植之外已经没有别的办法。面对10万多元的先期移植费用,母女陷入了绝望。

  交不起住院费用的母女二人,被迫出院回到安庆新洲乡的老家。走在路上,两人的手一直挽在一起。念念说,再也住不到“大楼”(医院)里了。

  苏世凤年过8旬的公公同样疾病缠身。在家中,老人找了很久,也找不到一张儿子生前像样的照片。

  在老屋的一面墙上,苏世凤丈夫吴义德生前的身份证和家族里已故亲人的遗像一起挂在墙上。这是他留在人间唯一的照片。

  邻居问起了苏世凤的病情,苏世凤担心被念念听到,便走到屋外,和邻居说起她不容乐观的病情。

  在一面岌岌可危的老屋土墙底端,几块砖头搭起来的简易炉灶上青烟袅袅,一个搪瓷茶杯盖子盖着药罐,正在熬制着苏世凤的“救命药”。

  出院后的苏世凤买不起药,便在公公的“指导”下,在江边拔了很多不知名的“草药”,母女俩熬着这些不知是什么的“草药”,希望能有效果。

  苏世凤坐在闷热残破的老屋里,念念一边熬着“草药”一边转过身,用扇子给她降温。

  除了病情和负担的日益加重,苏世凤坚信会康复的信念也一点点被蚕食,直到产生了放弃的念头,懂事的念念成了她活下去的唯一动力。

  一天下午,念念突然找不到母亲了。她急忙奔跑向村中的一处池塘,担心母亲一时想不开寻短见。

  几经寻找,念念在同村一户人家里找到了正在哭诉的母亲,两人一起走回家。一路上,她紧紧拉着养母的手,一刻也不放开。

  感谢观看本期《尘世》。微尘人生,相互温暖,如果您有故事想告诉我们,请发邮件到span style=color: #ff0000;